當前位置:首頁
> 企業文化 > 文化建設

回鄉路變遷記


發布日期:2019-05-23 信息來源:第五分局 作者:張蕾艷 字號:[ ] 分享

我愛人的老家在豫鄂邊界的一個偏僻小山村,背靠秦嶺余脈群山,丹江口湖水環繞,從地圖上看就是個孤島,離河南的淅川縣城和湖北的丹江口市及十堰市看起來都不遠,苦于山路崎嶇、湖水阻隔,以前每次回老家都是漫漫囧途。

1997年初,我第一次去公婆家,從安康到十堰要坐夜發朝至的火車,到了火車站再輾轉到長途客運站,而且要趕在凌晨5點前坐上汽車,因為去往老家村莊的汽車每天只有一班??油莶黄降哪嘟Y石路面,400公里的路程需要星夜兼程顛簸12小時,趕上雨雪天氣,大多也就停運了。鄉村公路上來來往往的,大都是些城市里淘汰的老式客運汽車,售票員背著七八十年代特有的帆布包,包里裝著票箱和零鈔,包的閉合方式竟然是兩個可以扭動的鋁扣,我仿佛看到了反映改革開放初期的電影畫面,覺著新鮮,可也太落后了吧!

特別難忘的是1998年春節的那次返鄉囧途。啟程那天,雪花飛舞,本應12小時的旅程硬生生折騰了24小時,一路上可謂窘態頻出。到十堰的火車票是提前在安康火車站售票窗口買好的,下了火車趕到汽車站,也順利地坐上了去往淅川縣城的長途汽車,誰知半路突遇大雪封山,去往縣城方向的山路不得不限行。我們只好下車,臨時再轉乘去往谷城方向的客車,車剛走到丹江口,防滑鏈又壞了,我們只好再下車,一路走一路問,艱難地來到了丹江口碼頭,這時已是凌晨三點了,等待早班船開船去往一個叫獅子崗的碼頭。

寒冷的冬夜里,我們和同行的一對陌生年輕夫婦合住了一間只有一張雙人床的房間。四個人圍坐在床上,雖然尷尬,但都還是用被子小心地護住各自的快要凍僵的腳。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覺到度時如年,甚至覺得每一秒鐘都是那么漫長難捱。終于等到天亮了,總算開船了,船在寬闊的丹江湖面上行駛了5小時后,麻煩又來了。

隆冬時節,正值枯水,湖面越到上游越變得局促和狹窄起來。船走不動了!我們只好棄船登岸,幸好遇到了一位熟悉地形的老鄉自告奮勇充當了向導,一路翻山越嶺,小路煞是泥濘,每走三五步,腳上就黏上厚厚的泥巴,停下來用棍子戳戳再行趕路,直到晚上九點,異常疲憊的我們終于見到了村子里星星點點的燈光,終于到家了,婆婆聽聞我們的遭遇早已淚流滿面。

隨著我和愛人參建工程項目和單位的變遷,我們的小家安在了享有天府之國美譽的成都,多年來終于有了真正屬于自己的居所。遺憾的是慈祥的婆婆早已離我們遠去,如今公爹年事已高,我們時常接他來成都同住,但住得久了,他又開始念叨家鄉的親人和老宅,只好再送他回去住些時日。孝順就是得在孝敬他的同時要順著老人的心意,于是,公爹不在我們身邊的春節和國慶長假,老家就成了我們必須奔赴的目的地。

改革開放40年,交通發展更是日新月異,回鄉的路有了更多的選擇。動車組、高鐵的開通,極大地方便了人們的出行,在途時間縮短了,生活節奏加快了,工作效率提高了。乘坐飛機也逐漸成為了人們日常出行的選擇,特別是打折的機票極具吸引力。如今回鄉,從距家20分鐘車程的雙流機場有通往南陽的航班,下了飛機有機場大巴直通縣城,全程僅5小時;西成高鐵的開通讓我們可以將西安當作中轉站,成都到西安再到老家縣城再也不覺遙遠,全程只需8小時;自駕出行更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,一家三口,備些吃食,再帶上精心為雙親和兄長阿姐們準備的禮物,就是一路歡笑一路歌!一千公里的回鄉路由城市快速路、高速公路、鄉村一級公路有續連接!朝發夕至,在平日里已成為常態。12小時前我們還在成都的家,12小時后我們就跨越了川、陜、鄂、豫回到了富有泥土氣息的鄉下老家。

二十多年回鄉路的變遷,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像我們電建人一樣的建設者們使命光榮,業績偉大。對依然堅守一線的筑路同事們產生了深深的敬意!為你們點贊!正是因為你們常年遠離家鄉的付出,舍小家為大家的氣度,為我們祖國的滄桑巨變默默奉獻,我們回家的路才變得如此順暢,路短了,心近了,鄉情更濃了!
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乐赢国际平台登录